您的位置: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这四年的性奴生活] [作者:不详]
[我这四年的性奴生活] [作者:不详]
帮忙顶下啊.才有动力

我这四年的性奴生活之一∶缅女

  我的主人向我保证,当人们读到我的这篇自述的时候,我本人肯定已经极度痛苦地死去了。他告诉我说,他将用一根圆头的木棒插进我的肛门,然后把这根棍(连带我的身体)竖起来立在他的别墅前挖的土坑里。他笑着说,经验告诉他木棒一定不能削尖,否则会在我的体内刺穿肠道,使我由于大出血而过早地死亡。平头的木棒会由于我自己的重量缓慢地串起我的大肠和小肠,在顶到我的胃部幽门的时候可能会停留一会儿,那时我的主人会给我一点帮助∶在我悬空的两只脚腕上各栓上两块红砖,确保木棒能够顺利地进入我的胃中再向上顶进我的喉咙。

  “差不多就是这两天吧!”我的主人说。根据他十多次的经验来判断,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像我这样的年青女人如果在一天半之后能够断气已经要算很幸运主人说,在那之后他会把我现在正在写着的关于我自己的故事放到一家成人网站上去,再从我被他和他的手下奸污的照片中挑选一张我的表现最为淫荡的照片附在后面。他说即使是我的真实经历在那里也未必是最有趣的,不过大概能算是值得一看的了。

  我现在正跪在主人宽大的书房里,用会客区大牛皮沙发前的云石茶当书写的台面。他给我拿来了一叠带暗色兰花花纹的稿纸,洁白而美丽∶“这可是给女硕士准备文具啊,当然要漂亮些啦!”主人的亲信保镖阿昌放肆地笑了起来,他靠在我身后的长沙发上,手里无聊地抖弄着一根宽阔的牛皮带我的全身从上到下当然还是赤裸裸地一丝不挂,从我四年前被带到这里开始侍奉主人的那一天起就是如此。一个月后主人给我的身子锁上了一整套铁链,在我的脖颈上套着一个铁圈,一条铁链一头系着这个铁制的项圈,另一头向下垂挂过我的胸脯,和我腰间围着的铁环连在一起。这条链子继续往下,在与我膝盖齐平的高度分成两股,分别连在我左右脚腕锁着的脚镣的铁箍上。

  在这些之外,我的脚镣还有将近一米长的铁链,我手上系着的铁链也差不多有这麽长∶当我站起来垂下双臂时,链子弧形的底部几乎能够接触到地面。告诉我,这些刑具加起来一共是十五公斤重,由我的颈、腰、手、足分别来负担着。“对你这样应该活剐的烂婊子这已经要算很体贴了。”主人说。

  这使我在头一年为主人干活时感觉非常的不方便,到现在我倒是已经习惯了这些束缚了。不过每当主人让我写东西的时候,他还要再给我铐上一副外加的手铐,就像我现在这样。我只能把左手扭过来放在右手背上,跟着握笔的右手一起移动。

  我的主人坐在我右边的单人沙发上注视着我的裸体,和蔼可亲地微笑着。他今年五十三岁,身体瘦削,面目乾净。我的主人曾经是个没有上完小学的农民,现在则是经营麻醉场物制剂的商人,大量的金钱使他在五十岁以后有了非常大的变化。

  他看着我写完上面这个句子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我立刻停住手深深地低下头去,盯着自己像水肿病人似的高高凸起的腹部,它在我的视线里晃动,这是因为我害怕得全身都在发抖。我是真的怕我的主人,对他的恐惧已经浸透了身的每一个细胞,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哪怕只是听到他轻轻地清一下嗓子,我就会完全本能地颤抖着跪到地下去。

  “阿青,读过书的人真是不同,经营麻醉场物制剂,”他故意怪腔怪调地念着∶“我就喜欢你这样又乖巧又聪明的地方。以后还是该叫什麽就叫什麽吧,不就是个毒品贩子嘛!”

  在这四年当中,对我的标准称呼是“母狗”,或者亲切一些是“小母狗”,当然也可以叫“婊子”。只有主人在高兴时会叫林青青,那是我原来的名字。无论叫什麽我都必须答应道∶“是,主人。”

  “来,站起来给我看看。

  “是,主人。”我顺从地站起来向他转过身去。

  经过这四年地狱般的性奴生活,我修长的四肢枯瘦乾硬得就像冬天的树枝,突出在皮肤表面的一根根肋骨之间凹陷下去的地方差不多可以埋进一个手指。奇怪的是我的肚子却紧绷着挺在外面,不知道是营养不良还是有什麽疾病。而在我狭窄乾瘪的胸前挂着的是一对难以想像的乳房,她们结实、饱满、又圆又重的样子,简直像是两个稍小些的西瓜,上面绽露着丝丝缕缕的青色血管,就连足有酒杯口大的深褐色的乳晕都浮出表面两三个硬币那麽高。

  这是完全不正常的,主人在我身上试用过许多种离奇的药物∶人用的和兽用的,我不太懂是哪一种激素能把年青女人的乳房弄成这个样子。不过我的两侧乳房的顶端都没有乳头,阿昌在一年前用烧红的铁条把它们彻底烙平了。

  主人看了一会儿,说∶“养熟了的母狗要炖掉还真有点舍不得呢!可是看看你自己,你还有哪一块地方像女人啊?连毛都不剩一根了,要贴多少钱才有男人肯操你呀。留着你没用啦!”

  在我的下身,从小腹往下、大腿内侧一直沿伸到整个阴部的是一大片棕红发亮的烙印,上面布满了一个个光滑的凸起和凹坑,那是伤后愈合不良形成的。摧残我的生殖器是大家最喜欢做的事,不要说那些阴毛的毛根,这块地方就连汗毛的毛孔都不存在了。

  这些都还不是最重要的。如果我对着一个男人分开我两条腿的话,使他震惊的根本就不会是我的私处有没有毛了。从我的阴埠向下并没有女性生殖器官外覆盖着的那两片柔软圆肥的阴唇,在那里只有两道粗砺皱缩的疤痕,夹着一细条柳叶形的粉红湿润的粘膜,稍稍地陷入体内。在上面乾乾净净袒露着一前一后、一



[ 此帖被零度思念在2015-03-18 16:24重新编辑 ]